网站首页 | 明星 | 娱乐 | 购物 | 情感 | 美体 | 服饰 | 化妆 | 美容 | 时尚 | 婚嫁 | 亲子 | 男士 | 减肥
首页 > 婚嫁 > 正文

三观再正,我也不愿你去做那个唐晶

作者:
发布时间:2017-07-28 10:47:29

   《我的前半生》终于大结局了。

  从开播时女主马伊琍那“大红配大绿”的贵妇穿搭开始,到剧情逐渐延续深入后引发大众关于第三者与婚姻、友情与爱情抉择的激辩,这部戏的烟火气比我们想得要浓重许多。

许多人因为“亦舒原著”而来,却又因为女主罗子君无论形象性格都与“亦舒女郎”相去甚远而不满。

  越接近结局,就有越多人表示说自己看得起的,只有一个人——唐晶。她到最后也是体体面面的,从来不曾“丢了姿态”。最后一集中,那句四下无人才敢说出的“再见了”,伴着簌簌落下的泪珠,戳中很多人的心。

在人前,唐晶的不卑不亢的确值得褒扬。

  在职业危机的时刻,面对前男友挺身而出的引咎辞职,她果断拒绝,要凭自己的努力把事情查得水落石出;

背叛自己的闺蜜即将远走,她也不会假惺惺地说一套爱与和平的空话,

直面过去的情真,和现在的无法谅解,坦荡得一派光明。

  现在能激起观众刷屏式讨论的角色,要么能让人感同身受,要么是梦想之于现实的投射,而唐晶两者兼有之。

  她像是追着港剧日剧美剧、嚼着“男女平等”主义长大的80、90后们心中所崇尚的都市女郎模样,个性独立,而且愿意为了出人头地而奋勇拼搏。

  走到北上广深地段繁华的写字楼,看看大堂里来往穿梭的人群,绝大部分是妆容精致、衣着得体的女性。她们或许身处不同的岗位,但面临的挑战却是相似的:想要过好的生活、在事业上出人头地,少不得都要经历一番更大的挑战,比如在雄性先入为主的职场里厮杀,加班熬夜出差成了家常便饭。

  这样的人群,其实也会用偶像剧来寄托自己无处安放的白日梦和少女心,但当职场女性的身份要被放在荧幕上的时候,她们不会容许那形象是谈情说爱就能开挂上位的杜拉拉,也没几个人能自比华尔街回来的金融界天才安迪,有过明显拼搏与取舍的唐晶刚好可以拿来自我映射。

  为什么说唐晶这个角色很大一部分非常真实?因为她敢拼搏,会为了一次项目的合作,而在大马路上跟客户争取半小时碰面时间;

  她也训练有素,职业嗅觉敏感,在自己日常范围内的业务,不用半晚就能审核出破绽和漏洞并加以指正。

  像每个会议出差连轴转的女高管一样,她很难有工作外的八小时——虽然把全副身心都交给工作并不算什么值得大肆鼓吹的生活态度,但想要获得更多利益就得牺牲更多享乐,这从来都是不变的真理。

  亦舒在原文里借罗子君的口来问唐晶,喝醉了该如何?唐晶的回答是“不怎样,第二天照样妆容精致,衣着光鲜去上班,哭够了,同样如此。”

  这份态度倒是原著故事移植到电视剧中,难得没有走形的一笔。

在剧集开播后不久,不少人也都惊讶于唐晶的好衣品,觉得她连家居服都能穿出高级的气势。

更不要提她在人间行走时都以黑白灰三色的极简款做造型,都是大牌铸就的干练。

  这些深浅不一的中性色在她身上搭配和谐,凸显了高级精良的质地,走起路来带风带感,也强调了她高挑瘦削的身材。

  亦舒笔下那个香港城里的唐晶,挥舞着时值一万八千元的爱马仕鳄鱼皮手袋打街市婆,作势君相信电视剧里这个在上海滩打拼的唐晶也做得出来,因为她事业足够成功,当然也有资格和权利用奢侈品来打造生活的细节。

  但参考现实,这样一个在事业上不肯退让,又有高标准物质追求的女性,多半会收获“作”字的风评。人生苦短累,如果在细节上太一丝不苟,总归是会让自己背地里吃苦头的。

  这个社会的规则无论如何变换,男性对女性的情感需求还是偏向“解语花”,于是跟数字打惯交道、习惯用职场上的胜负得失公式来套入自己的感情的唐晶们,强装淡然来粉饰脆弱。

  只是 那些笨拙的进退毫厘,和自我安慰式的通透,在别人看来都只是尖酸刻薄而已。

  无可否认,唐晶们在击退生活上“敌人”的时候总是强势又轻松的,就像她们搞定大单大项目一样,一招一式不动声色却又大局在握,

甚至在面对情敌的时候会暂时丢掉那恪守的优雅,冷冷丢一句:“比贱谁不会?”

  但对内,这类人却本能地防御抵抗,因为害怕被拒绝被抛下而受伤,所以在结果到来之前她习惯先判自己死刑,再抱着最坏的打算去躲避还没发生的一切。

  就像唐晶,她会在订婚宴上逃跑、跟贺涵提分手说以后没关系,并且一言不合调去香港工作,因为她觉得让自己体面地离开是“最后的自救办法”。

离开,真的是因为发觉对方不够爱自己吗?

  未必。太过追求重视所谓在职场中构筑的所谓尊严和骄傲,从来不给别人留半点商量和徘徊的余地,才是她们在万家灯火中仍形单影只的根由。

  在爱情的姿态中需要时刻维持体面,终归是一种病态。

  因为害怕依附而不肯交出信任,把两性关系当做一场平权的战争,唐晶的观念可以包装自我,但用它来经营一段感情却未免太激进。爱情本就需要相互支撑,两根独立的拐杖从来就长不成连理的枝。

  为事业奋勇向前,面对感情却停滞无力。“事业感情无法兼顾”,这是许多人在面对网上那些说唐晶“太作”“搞不懂”之类指控时,忍不住为她辩护的理由。因为这同样是快节奏都市生活里,“爱无能”的你我所面对的问题,我们不肯公开承认,却对这尴尬的进退两难心知肚明。

如果说剧里的唐晶真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,就是她对闺蜜罗子君在相处上毫无边界意识。

  唐晶和罗子君是学生时代一起走过来的闺蜜,那时候大家也习惯了不分你我:下课手拉手去上厕所、晚自修后挽着彼此在校园里散步,一起去澡堂子的时候混用洗发水和沐浴露,谁有重大约会就可以征用另一个人新买的裙子和包——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也可以是你的。

  她俩在罗子君去打工的时候,仍然保持这种交往模式。唐晶可以穿着精致套装、抱着名牌手袋蹲在小超市角落给开始打工、还不太适应售货员身份的罗子君喂饭;

也会把自己好穿的平底鞋换给需要长时间站立的闺蜜,自己穿那双尖头细高跟回去开工。

  乍看之下,这的确合情合理。但问题在于,她们俩离开校园都多少年了?

  唐晶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职场高管,她应该有自己的专业性和职业素养,不会在跟客户提案的时候躲出去偷偷接闺蜜电话,内容还是帮对方查她老公有没有婚外情。

  在闺蜜落难的时候,职场女性的确可以像唐晶一样,用自己优渥的物质条件带对方暂时走出困境,那那并不代表着24小时都要围着对方转。

  编剧的这个设,置让唐晶这个角色顿时失去了一些可信度。对自己严苛、对男友也并不完全信任的她却对罗子君大包大揽、予取予求,24小时从不断线,甚至还要求自己的男友也同样对闺蜜心怀热诚、随时待命。

  这不是24孝完美闺蜜,这简直是冤大头界的南丁格尔。现实中有这样的人吗?不少女朋友之间都会为对方两肋插刀。但毫无底线、一而再再而三帮闺蜜擦屁股的“唐晶”,这种天使行为应该只是编剧写来给现实当中“罗子君”们的心理慰藉而已。

也正是剧中唐晶的人际边界意识淡薄,为贺函和罗子君这段莫名的感情线埋下了火种。

  回归到现实人际交往中,分寸永远是第一要义。

  工作来了就先忙完手里的事情,异地许久的男友相见就婉拒闺蜜无所事事的逛街邀约,事业女性的生活里有那么多待办项,没有人为了友情中的姿态,就可以无限放低自己。

  好在唐晶的好胜和富裕能让她拥有最后一丝底气,在被摊牌之后她取下戒指说,想要的自己会买——这里的失去的,我再换个方式补回来。

  电视剧只有42集,许多人说整部剧播下来,男人女人们渣的渣,三观歪的歪,人设塌的塌,唯一从头到尾坚守三观正确就是唐晶一人。

  但女性朋友们,我还是不愿你去做剧中的那个唐晶。

  因为她的“姿态” 都来自于剧本形象的相对理想化,最终她保全了姿态全身而退,哪怕最后还在帮老卓和酱子打点和善后,一切风起云涌都被她收纳得云淡风轻。有几个人能做到?

  在现实生活里,我们从身边听到的故事,更多是不顾吃相、却为了爱情结果争破头的男男女女;是为了下一代的鸡毛蒜皮,抛开对错都要据理力争的母亲父亲;是恃才傲物、偶尔同情心泛滥但大部分时间控制欲爆棚的成功男人;是得了便宜又卖乖、目睹别人落难却开始装起无知懵懂的傻白甜;是面对中年危机、在家庭和事业两边夹缝中喘息最终走到出轨这步的办公室男女.....

  上述形象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都有,这些缺陷突出、残酷又真实的人设也正是这部剧令人感同身受的原因。他们一边被我们这群看客指责,一边依然做着那个不掩饰的自己。问题是:难道他们不清楚拾起“姿态”的场面会更好看吗?

  话说到底,你其实可以放过自己的。做一个唐晶,太累了。

相关阅读


免责声明: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 Powered by爱美时尚资讯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© © 2014-2026 湘ICP备16002175号-3 amssw.com

关于爱美时尚资讯网 |      加入爱美时尚资讯 |      广告合作 |      免责声明 |      联系爱美时尚